煤炭成为清洁能源?你爱得起吗?

文章来源:易碳家吕成之2019-03-14 10:05

煤炭成为清洁能源?你爱得起吗?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_碳+排.放_交^易=网 t a n pa ifa ng .c om

之前答应过大家要聊聊清洁煤这个话题,正好最近一段时间一篇名为《中国实践表明:煤炭能成为清洁能源》的文章传遍了吕某的朋友圈。这篇文章主要是基于国际能源署发布的《全球煤炭市场报告(2018-2023)》(以下简称报告)写的,阐述了以下几个核心观点:

夲呅內傛莱源亍:ф啯碳*排*放^鲛*易-網 τā ńpāīfāńɡ.cōm

1、全球范围内煤炭仍是主力能源,清洁发展至关重要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tan pai fang . com

2、中国70%的煤电实现超低排放,成就举世瞩目 夲呅內傛莱源亍:ф啯碳*排*放^鲛*易-網 τā ńpāīfāńɡ.cōm

3、二氧化碳捕集与封存技术在中国强力推进,所以煤炭能够成为清洁能源

夲呅內傛莱源亍:ф啯碳*排*放^鲛*易-網 τā ńpāīfāńɡ.cōm

作为一个从火电转行到可再生能源的人,吕某冒昧,想挑战一下这篇红文中的一些观点。首先说明,吕某并不否定超低排放改造的实施效果,但我要表达的核心观点是:脱离了经济代价只说环境影响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在关注成效的同时也需要关注实现超低排放的代价是什么、谁承受了这个代价。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tan pai fang . com

为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算一笔经济账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 t a npai fan g.com

2015年底出台的《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工作方案》要求“2020年所有具备改造条件的燃煤电厂力争实现超低排放,全国有条件的新增燃煤发电机组达到超低排放水平”。 本`文@内-容-来-自;中_国_碳排0放_交-易=网 t an pa ifa ng . c om

那么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到底为此付出了多少经济成本?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 t a np ai fan g.c om

首先,一般的火电企业动辄就要投入上亿元的超低排放改造;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 ta np ai fan g.com

其次,为了激励企业尽快进行改造,政府还为达标的煤电机组提供了一系列奖励措施:对2016年元旦前并网的现役机组给予1分钱的电价补贴,对2016年元旦后并网的新建机组给予0.5分钱的补贴;对超低排放机组原则上奖励200小时的发电利用小时数;对污染物排放浓度低于国家或地方规定污染物排放限值50%以上的煤电企业,落实减半征收排污费政策;对企业给予信贷和融资的支持。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tan pai fang . c o m

NRDC《发电计划放开、煤电“去补贴” 与搁浅资产处置》的报告中显示,仅2016年一年,燃煤发电因发电计划及其配套制度而享受的各种补贴合计为3057亿元,其中, 脱硫脱硝除尘和超低排放改造对煤电的环保电价补贴达 1194 亿元,煤电对可再生能源的电量挤压补贴达 171 亿元,标杆上网电价的价格保护补贴达 1692 亿元。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tan pai fang . com

而且,拿着超低排放的补贴进行违规排放的情况也屡屡发生。早在2016年,国家发改委、原环境保护部联合组织的专项检查就发现,759家燃煤发电企业中,有605家在2015年度出现不同程度的环保电价违规。对发电企业来说,只要上了超低排放的设施,发一度补一度,至于有没有超低排放又是另一回事了。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 ta np ai fan g.com

除了这些明面上就看得到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成本,其实还有一项巨大的成本是隐藏在现行煤电价格之外的:那就是煤电一直没有为自己造成的污染完整买过单。在现有的煤炭和煤电的定价机制中,虽然在煤炭开采环节有征收煤炭资源费、使用环节燃煤电厂缴纳了排污费,但是这些费率并没有完全覆盖煤炭整个产业链产生的外部成本。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_碳+排.放_交^易=网 t a n pa ifa ng .c om

正如吕某在之前文章中提过的,根据环保组织绿色和平2017年的测算,从煤电的开采运输到发电和温室气体排放,煤电的环境外部成本货币化为0.159元/千瓦时。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煤电对环境造成的污染和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本应算进成本中、由其产业自己承担,从而让其他清洁能源与煤电处于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中。但是,这些却在我国的煤炭定价中被部分忽视了。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网-tan pai fang . com

总之,我国对煤电厂的烟尘、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排放控制标准处于世界最严格水平,为了实现达标排放的目标而进行改造本是煤电企业应尽的义务,但却在现行价格和补贴政策下变成了“煤电企业不仅不用为自身的污染排放买单、还可以因为其达到了‘清洁标准’而获得收益”。至于最后为这些污染排放买单的是谁,大家……就……自己感受一下吧。

夲呅內傛莱源亍:ф啯碳*排*放^鲛*易-網 τā ńpāīfāńɡ.cōm

省区市分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各省会城市碳交易所,碳市场,碳平台)

华北【北京、天津、河北石家庄保定、山西太原、内蒙】东北【黑龙江哈尔滨、吉林长春、辽宁沈阳】 华中【湖北武汉、湖南长沙、河南郑州】
华东【上海、山东济南、江苏南京、安徽合肥、江西南昌、浙江温州、福建厦门】 华南【广东广州深圳、广西南宁、海南海口】【香港,澳门,台湾】
西北【陕西西安、甘肃兰州、宁夏银川、新疆乌鲁木齐、青海西宁】西南【重庆、四川成都、贵州贵阳、云南昆明、西藏拉萨】
关于我们|商务洽谈|广告服务|免责声明 |隐私权政策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批准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部 国家工商管理总局  指导单位:国家发改委 环境保护部 国家能源局 各地环境能源交易所
主办单位:中科华碳(北京)信息技术研究院&易碳家期刊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总部基地十区22楼三层 联系电话:010-51668250
Copyright@2014 tanpaifang.com 中国碳排放交易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家工信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1044150号
中国碳交易QQ群: 6群碳交易—中国碳市场  5群中国碳排放交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