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层统筹是碳市场发展的根本

文章来源:能源新闻网2016-09-27 21:37

我们首先搞清楚搞碳市场是为了什么,我们不是为了搞市场而搞市场。它和其他的东西不一样,比如石油期货、黄金期货,它有一个自然消费需求,就有了交易的市场,先有了现货市场,规模越来越大,然后有了期货市场,因为大家对它的消费是有一个预期和基本的判断,需要一个现货市场满足基本消费,又要有一个期货市场去规避风险。这样就有了套期保值,对冲等等,不一而足的投机和投资行为。我们的碳市场不是这么一个自然的市场,我们是减排温室气体,为了推动我们的发展转型,推动我们的能源转型,因此国务院发布一个指令,一个办法来建造的一个碳市场。
 
建立这个市场的目的是三个,第一件事情就是我们是有利于推动我们的温室气体的减排,第二个是降低全社会的减排成本。第三是推动技术进本。我们过去通过行政手段也可以减排,比如说十五、十一五国家通过能源强度和碳强度的下降的目标管理,也大量的减排了温室气体,但是大家垢病它是通过行政手段,效率比较低成本比较高。我们现在通过碳市场,用市场机制的方式来降低减排的费用和减排的成本。蒋司长最后阐述碳减排的价值的时候,有了碳减排的价值,通过发现这种交易机制来推动企业技术进步,发现发展低碳技术和低碳产品的新途径,有利于我们的减排。何校长一开始说的那句话也有这层意思。发展碳市场就是为了我们整个社会减排的成本降低,而不是提高。所以我们搞碳市场的人经常用两个术语来说,这个市场很大,很有发展前景,谁有了碳排放权,谁就有话语权,从而有了“碳元”的说法。过去是黄金美元和石油美元,以后会是碳美元。但是,未来碳市场的发展可能不是这么一个理念,它是个有限的市场,越做越小的市场,因为要减排,2050要比2010念减排80%,如果现在的市场是100,2050就只有20了。
 
既然它是一个有限的市场,人为的市场,我们必须维护好这个市场。它人为的因素太多了。比如有人去操纵黄金价格,有人操纵石油价格,但是最终石油和黄金的价格的确定是要由供需关系确定的,利用价格杠杆实现商品的的供需平衡,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人赚钱,也一定会有人赔钱,这是必然的现象。由于供需关系的决定价格,石油和黄金的价格就不会无限低,也不会无限高。但是碳市场就有出现这两种绝对的的情况,它可以归零,它可以无限大。好多人说归零是不可能的。怎么不可能,记得三年前澳大利亚办碳市场的时候,大家都在投资碳减排产品,突然有一天澳大利亚政府说,我们不搞碳市场啦。最不靠谱的是政府,他突然说我不做了,构建五年多的碳市场的研究,一套一套的计算方法,配额的分配,交易的机制,交易所,所有的东西都归零。因为这个市场是政府规定的东西,我们一定要把它维护好。维护好就要维护它的信用。
 
刚才蒋司长和何校长都谈到了欧盟碳市场现在出现的问题,大家都把它归为配额的问题,除了配额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所有的参与这个市场的交易方面都没有去自觉的维护这样一个市场,比方说它把一些价值极低的通过一些特别低成本的手段,就可以减排温室气体也纳入到交易范围,比方说HFC,它的减排成本只有几美分,几乎是零,市场有几亿吨这样的产品还卖到十多个欧元一吨,这样廉价的产品充斥市场的时候,谁会尊重你这个价值规律,谁会尊重这个产品?所以我们的碳市场一定要形成一个氛围,大家必须尊重这个碳减排这个产品。我们当然不是说我们现在出现了这个问题,但是即使没出现这个问题,必须引起我们的注意。
 
比如我们在核算核查的时候,这个问题不要小看这样一个服务碳交易的服务。对它的不尊重就是对碳市场的不尊重。在我们刚刚搞股票市场的时候,全国注册了若干个会计事务所,对我们的上市公司进行审计服务,由于不规范的竞争,导致几乎所有的会计事务所都在帮着公司做假账,当时国务院的副总理朱镕基同志急了,下令所有的上市公司必须由五大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规定一个比较中肯的价格。到现在为止,不能说上市公司做假账的问题基本上杜绝了,但是应该有很大的改善。原因是什么,它用足够的核查费用,有足够支撑它体面生存的成本和价格。
 
请问一下,我们在座的核证核查的机构,你的费用够你体面的生活吗?这个是本身对你服务付出的劳动的不尊重,你怎么对这个产品的尊重。好多人说我们国家市场不规范,但是我们在很多地方已经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规范方法。今天我们有一个工信部设计院的,也有规划院的同志参加今天的会议,你们有一个标准的收费水平,使你这个规划设计项目总投资的几分之几作为一个规划设计费用,作为一个规划费用,比如一个太阳能电站,我投资十个亿,我千分之几是我的设计费用,这是必须的。我们有这样核查费用标准吗?我们做一个两百万吨的核查核证或者一个配额,我们收费多少?我们一个两万吨项目的核查的收费多少?我并不是说大家一定要高收费,但是这个行业要尊重自己的产品,自己的服务,这样才是尊重自己的市场,如果在这个行业的人都不尊重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怎么可能让别人尊重你。我们经常说人要自尊,别人才会尊重你。这是一个特别关键的问题。
 
同时我们还要去考虑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还要考虑到左邻右舍,就是我们经济发展状况问题,我们的公平问题,刚才谈到我们配额分配的时候,蒋司长谈到的基准线和历史计算方法,不论用基准线法或者是历史法,或者祖父法,我们都必须考虑到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我们东西部不平衡的问题,我们的东西部不平衡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不平衡是不一样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不平衡,发达国家排放高,发展中国家落后一些排放少,我们这里不是这种情况,我们落后的地区它的碳排放强度已经很高,比如贵州的六盘水,人均的排放量超过20吨,比美国还要高很多,是欧洲的三倍还要多。在这种情况下,你用什么办法?你跟他讲故事的时候,他说我是落后地区,我是西部地区,你应该给我宽松,怎么宽松,怎么实现公平。这些东西我们都必须去好好的研究它。并且我们的碳市场还应该和我们国家现行的好多政策相平衡,相适应,相协调。
 
比方说我们在同一个部门有节能量交易,又有碳交易,现在又发展出一个用能权交易,我们有一个碳总量控制,将来还有能源总量控制,我们还有绿色能源交易证书,我们将来还会有绿色能源的配额,这些东西我们怎么衔接它,这些需要我们做研究。我并不是希望国家发改委这些司长们能够想清楚,协商解决问题,统一到碳市场上来。而是希望我们搞研究的人给他们出一些好主意,怎么解决这些矛盾,平衡这些矛盾,既不造成重复的交易,重复的计算,又能够统一到我们碳排放这么一个国际化语言比较清楚的方法学上来。我们必须说服若干个部门统一思想。你说它的节能量交易不重要?你说的用能权交易不重要?别人都会批评你,你说能源总量没有碳总量来得更重要,也会有人不同意。但是我们必须研究它,找到一种解决的办法,找到一种妥协的方案,使企业能够较少的付出社会制度的交易成本,达到减排的目标。这是我们需要研究的问题。
 
还有定价和市场的关系。虽然碳市场是一个政府营造的市场,但是它需要适应市场运行的基本规则,市场运行的基本规则就是它的价格是由市场决定的,而不是通过定价机制做出来的。现在很多人研究碳定价的问题,提出预期价格。这种预期预警是可以的,但是你无法通过政府这只手直接干预价格。这种干预价格往往适得其反。比如我们中央对于煤价降低采取措施,现在煤价上来了,大家又着急了,几次发文,防止煤价过快上涨。政府用调整宏观经济的手段来调控微观市场的办法,我不敢说它是注定要失败的,但是很困难。同样我们在碳价格问题上也要小心,因为一般的市场价格是取决于三个方面,一个是市场的供求关系,再一个就是投机的条件和可能性,有没有这种投机的预期,再一个就是技术进步的判断,最终技术进步的判断是至关重要的。供求关系政府是可以调整的,比如配额的宽松,基本上政府可以算个80%或者75%以上的准确度,然后价格波动也就在那个25%范围之内。大家看何老师做的那个七个省的交易机构的价格曲线图,就是在政府指导价格的上下25%左右浮动。
 
第二个方面有没有金融炒作投机的空间?在碳市场几乎不存在这样的机会,因为它不像任何一个普通的产品,它是天天消费的,它有很多不可预计的情况。比方说大豆,豆你玩,蒜你狠,姜你军,碳交易我们每年一次清交,清交的数量也是固定死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作出一个比较准确的判断,在这里面投机价格不可能出现大幅度的变化,不会出现豆你玩,蒜你狠,姜你军这种大幅度价格波动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这个东西是可控的范围之内。
 
还有一个东西,就是技术进步。我们的专家都喜欢做一个预言,做一个预判,比如欧洲人曾经预言过,碳的定价在未来一段时间应该达到一百美元,但是好多搞技术的人不是这么认为,搞技术的人不是那么想的。2009年我们以往光伏的价格是5美元一瓦,现在是多少呢?不到1美元,0.5美元,降低了10倍。那个时候国家发改委的核准的光伏上网电价是4块钱一度,昨天竞标的是0.52一度。碳价是什么?当4块钱的时候,相当于4000元钱一吨,相当于700多美元一吨,现在多少呢?现在是0.52元,再减掉煤炭的成本现在是0.3元,200块钱一吨,折合30美元。再过十年,光伏的成本谁敢做一个预测?这种技术进步带来的碳价成本的降低,是这种技术进步导致的东西。
 
包括京都协定书颁布没多久,美国人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是因为他说成本太大,后来页岩气的发现,成本比煤电成本还便宜,它减碳了还有3美分的负成本,它减碳的成本是多少,-150美元。我们要认真看,因为碳市场是一个特别复杂的市场,它又是一个特别简单的市场,它的复杂在于我们对它的规律还不熟悉,大家都在实验,它简单就是它所有的东西都是在政府的控制范围之内。
 
所以,我们必须认真研究政府的政策、规定、规则,并且要逐步的帮助政府逐步完善调这些政策,规定和规则,使得碳市场更加符合市场机制和市场运作的基本规律,形成营造一个碳交易应该有的市场氛围,这才是我们碳市场逐步发展和完善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我们希望所有的参与方认真的去研究碳市场,维护碳市场,完善碳市场,最后真正受益于碳市场。
发表评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省区市分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各省会城市碳交易所,碳市场,碳平台)

华北【北京、天津、河北石家庄保定、山西太原、内蒙】东北【黑龙江哈尔滨、吉林长春、辽宁沈阳】 华中【湖北武汉、湖南长沙、河南郑州】
华东【上海、山东济南、江苏南京、安徽合肥、江西南昌、浙江温州、福建厦门】 华南【广东广州深圳、广西南宁、海南海口】【香港,澳门,台湾】
西北【陕西西安、甘肃兰州、宁夏银川、新疆乌鲁木齐、青海西宁】西南【重庆、四川成都、贵州贵阳、云南昆明、西藏拉萨】
ian
关于我们|商务洽谈|广告服务|免责声明 |隐私权政策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批准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部 国家工商管理总局  指导单位:国家发改委 环境保护部 国家能源局 各地环境能源交易所
主办单位:中科华碳(北京)信息技术研究院&易碳家期刊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总部基地十区22楼三层 联系电话:010-51668250
Copyright@2014 tanpaifang.com 中国碳排放交易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家工信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1044150号
中国碳交易QQ群: 6群碳交易—中国碳市场  5群中国碳排放交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