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克森美孚推迟了碳减排项目

文章来源:《中国石油和化工产业观碳交易网2021-02-24 08:55

  驼鹿和叉角羚羊每年秋天迁徙都会穿越美国怀俄明州南部。在那里,稀疏的植被慢慢让位于落基山脉下的丘陵。然而,属于埃克森美孚公司的密集钢管网、储罐和泵网,扰乱了那里宁静的景致。
 
  这些工业综合体设施提供了一条解密的线索:古老的珊瑚和海洋生物因时间和压力石化成一层厚厚的岩石。这种地质结构被称为麦迪逊地层,宽数英里,地下深度超过了10座帝国大厦。麦迪逊地层含有天然气、氦气和二氧化碳,其中两种气体对埃克森美孚的业务始终存在价值。
 
  30年来,美国的石油巨头们一直在抽取这些气体,将它们分离、出售,然后将剩余气体释放到大气中。埃克森美孚产出的二氧化碳量超出了其可以销售或使用的量。该公司每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相当于30万辆汽车的年排放量。
 
  埃克森美孚正准备着手一项与之相反的项目:通过捕获二氧化碳,将二氧化碳运送到注入点并掩埋。该计划在技术上和战略上都很简单。埃克森美孚将目标锁定让全球变暖的气体二氧化碳,以消除工业设施运行的危害。
 
  捕获的碳本身可能并没有为埃克森美孚赚多少钱,不过,最近美国税法的变更将改变这一格局,使碳捕获变成有利可图的信用额度,以实现二氧化碳的安全存储。该公司估计,碳捕获项目建设总成本约为2.6亿美元,占到其2020年资本预算的1%。
 
  位于怀俄明州拉巴奇镇因碳捕获而闻名的这个项目将成为全球最重要的碳捕获和封存(CCS)案例之一。
 
  大多数气候建模专家认为,CCS技术对于减缓全球变暖并最终扭转全球变暖至关重要。该项目还有助于埃克森美孚改变其最严重的气候污染企业形象。
 
  工程原定于2020年夏天开始,但4月时埃克森美孚告知怀俄明州官员,由于疫情,该项目被无限期推迟。疫情大流行期间油价暴跌,使整个行业2020年及以后的许多计划陷入混乱。埃克森美孚股价一度跌至18年来的低点。
 
  但一些传统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仍在继续。2020年9月,埃克森美孚宣布扩大南美国家圭亚那沿海原油业务计划,成本为90亿美元,是在拉巴奇实施CCS项目成本的35倍。
 
  根据彭博社资讯平台彭博绿色从疫情大流行前进行的评估,圭亚那项目计划是推动埃克森美孚碳排放量急剧上升的项目之一。如果拉巴奇CCS项目取得进展,它将是埃克森美孚运营的最大碳捕获项目之一,占到2025年该公司新的碳减排目标近20%。
 
  埃克森美孚发言人凯西·诺顿表示:“拉巴奇项目仍在我们的资本计划中,许可流程和必要的设计工作仍在继续。但削减开支影响了所有项目业务的展开。”埃克森美孚表示,规划文件是初步预计,不包括额外的减排措施。
 
  埃克森美孚暂停怀俄明州项目的决定并没有让CCS项目停止,但会减慢其全球部署的速度。据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研究院统计,目前全球有26个大型碳捕获项目。埃克森美孚还持有澳大利亚一家大型工厂以及卡塔尔和荷兰的一家大型工厂的股份。诺顿表示,过去两年中上述公司让埃克森美孚碳捕获方面的利益大幅扩大。
 
  综合来看,全球现有的碳捕获设施每年可将超过380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清零。根据国际能源署的说法,到2050年,这一数字(约为全球排放量的0.1%)必须增加100到200倍,才能达到减缓气候变暖的目标。
 
  这些碳捕获项目大部分由化石燃料企业运营。大型石油公司喜欢这项技术:将二氧化碳重新埋入地下,石油产业可以为消费者提供化石燃料的好处,而不会对气候造成负面影响。
 
  前美国雪佛龙公司工程师大卫·阿普表示:“如果你打算请人进行真正的碳捕获,石油公司拥有所有的经验。”
 
  悖论就在于此。埃克森美孚及其同行们展望由于碳排放而受限的石油产业未来,CCS项目似乎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石油公司开发了一种被认为至关重要的技术,不亚于联合国支持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科学家的重要性。但是,如果没有政府强有力的支持或监管,石油产业可能没有足够的投资意愿。即使有一天埃克森美孚在怀俄明州完成了碳捕获项目计划,目前的延迟也表明,在危机时紧急气候项目可能会成为牺牲品。
 
  碳捕获不是为应对气候变化而创造的。石油和天然气矿床通常含有大量二氧化碳,在出售燃料之前,必须分离掉二氧化碳。在早期,这项技术就是用来捕获和释放二氧化碳的。
 
  许多技术用纳税人的钱从实验室转向大规模应用,研究补助金支持早期研发,然后是鼓励技术推广的补贴。一条经验法则认为,当一项新技术在更广泛的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时,技术的推广过程效率就更高,成本就会下降。在过去20年,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和锂电池都遵循了这一轨迹。但碳捕获不是。
 
  碳捕获采取了更市场化的路线,尽管其收益潜力总是很小。碳捕获第一个真正的商业应用是在20世纪30年代的设备维护领域。这项技术在潜艇上变得有用——收集船员呼出的二氧化碳,以防其达到有害的水平。
 
  到了20世纪70年代,石油地质学家发现,向储油层注入二氧化碳产生了奇迹:压缩的二氧化碳就像肥皂一样,可以从大型地下储层的微小沉积孔隙中抽出原油。业内人士称,该工艺提高了原油采收率。
 
  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学者胡里奥·弗里德曼说:“即使在今天,绝大多数的碳捕获和存储项目都与提高原油采收率有关。”
 
  但是,从拉巴奇项目排放的二氧化碳量比埃克森美孚能卖出的二氧化碳要多。与此同时,外界要求埃克森美孚减少碳排放的呼声日益高涨,该公司开始考虑其过量的二氧化碳的长期解决方案。拉巴奇项目还产生了少量有毒气体硫化氢,该公司已经能将硫化氢和一些二氧化碳一起埋回地下。将全部这些气体大规模注入地球会怎么样?麦迪逊地层被一层厚厚的不透水岩石覆盖,因此二氧化碳无法逸出。最重要的是,拉巴奇项目提供了一种几乎无痛的方法,在不损害任何赚钱资产的情况下降低排放。
 
  据埃克森美孚知情人士透露,拉巴奇项目最大的症结是,扩建必须要有足够的利润,公司才能认真对待。一个能够造福地球的项目首先要可以为埃克森美孚带来收入。捕获碳值得吗?
 
  建造世界上最大的碳捕获设施之一的前景在埃克森美孚内部引起了振奋。
 
  据埃克森美孚碳捕获项目知情人士透露,拉巴奇项目引起了高级管理层的注意,甚至有人提议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在2019年底之前向华尔街披露该项目。但这个重大公告从未发出。在2020年3月5日的一次投资者陈述中,伍兹只发表了一般性声明。他说:“埃克森美孚累计捕获的二氧化碳比其他任何公司都多,占全球捕获的二氧化碳的40%以上。我们同意独立专家的意见。如果全社会要实现消除二氧化碳排放的愿望,碳捕获是绝对必要的。”
 
  他没有提拉巴奇项目。几周后,面对全球因疫情大流行而带来的减产,埃克森美孚通知怀俄明州监管机构,该项目被无限期推迟。
 
  熟悉埃克森美孚CCS项目的人形容这是一次重大挫折,因为拉巴奇项目使用了成熟的技术,并且会赚钱。这些人感觉到,碳捕获并不是一个严肃的焦点,而且该技术在减缓气候变暖问题上有很大潜力,但在一家致力于石油和天然气业务的公司里被当作一个不需要的附属品对待。
 
  环保组织“石油变化国际”的亚历克斯·杜卡斯认为,化石燃料公司采取碳捕集措施有3个动机。首先,他们希望使用二氧化碳来增加产量。其次,他们想证明自己能够生产出“低碳油”。最后,他们希望碳捕集项目有助于证明石油开采的合理性,并说服监管机构不要干预。在石油产业,这被称为经营社会许可证,这是埃克森美孚要明确考虑的问题。
 
  根据彭博绿色审查的规划文件,该公司对其内部和当前的碳排放保持谨慎的内部核算,包括其所称以降低排放总量的自助措施。自助措施包括减少甲烷泄漏和提高能源效率,每年将减少1100万吨碳排放,不到埃克森美孚目前直接排放量的10%。如果考虑下游客户燃烧燃料的气候影响,埃克森美孚的减排措施似乎太少了。
 
  杜卡斯说:“埃克森美孚正在采用碳捕集战略,将它用作公共关系工具和叙事工具,使他们能够继续污染。”而埃克森美孚表示,公司非常重视碳捕获。
 
  根据布朗大学环境与社会学教授罗伯特·布鲁尔的估计,从2005年到2015年,埃克森美孚所有的广告花费了大量资金,超过8亿美元。其最近的推特广告之一是一段36秒的视频,内容是讨论燃料电池在碳捕获中的潜在用途。该视频的结尾是庆祝一位意大利研究人员与埃克森美孚高级科学顾问蒂姆·巴克霍尔茨的合作。
 
  这并不是唯一展示巴克霍尔茨对燃料电池感兴趣的广告,另一则广告早在2018年就在脸书上投放。埃克森美孚表示公司正在推进一个试点项目,但这项技术距离大规模使用还有几年时间。这项技术与拉巴奇项目不同。
 
  碳捕获技术进展缓慢,这表明它尚未成为能源产业的战略选择,尤其是在石油和天然气价格处于历史低点的情况下。哥伦比亚大学的弗里德曼认为,大多数公司将碳捕获技术视为一个沉重的经济负担。如果市场采用碳捕获技术,则需要大量的激励措施或限制排放的严格法规。
 
  挪威就是这样做的。挪威政府从1991年开始征收高额碳税,国有石油公司挪威国家石油公司首当其冲。他们发现,埋二氧化碳比缴纳排放税更便宜。建于20世纪90年代的挪威碳捕集项目仍在继续运营,这减轻了该国大型石油和天然气部门对气候的损害。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以鼓励使用煤炭和质疑气候变化而闻名的特朗普也支持对碳捕获抵税。自2008年以来,美国一项旨在鼓励碳捕获的税收计划一直在实施,但抵免额不到该过程典型成本的1/5。2017年,一个由两党议员参加的立法者团体将税收抵免的价值(即45Q)提高了一倍多,达到每吨50美元。特朗普签署命令使其成为了法律得以实施。
 
  这可能有助于说服埃克森美孚对拉巴奇项目更加雄心勃勃。规划文件显示,该项目的第一阶段预计每年可捕获100万吨二氧化碳;第二阶段会翻倍。所有的碳可以被掩埋以换取税收抵免,即使没有买家,也能保证有收入。
 
  疫情大流行让埃克森美孚措手不及。该公司已启动一项耗资2100亿美元的计划,到2025年建造一套新的石油、天然气、炼油和化工业务。这种升级主要由新债务提供资金。考虑到这一支出,华尔街对埃克森美孚的股票已经不感兴趣,虽然该股在2012年是标准普尔500指数最大的单一成分股。破坏石油需求的疫情大爆发,导致埃克森美孚被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剔除。
 
  和许多石油首席执行官一样,伍兹也被迫改变计划。他将埃克森美孚的资本预算削减了1/3,到2025年,每年支出将比先前预测的低100亿美元。这些举措有利于挽救该公司的股息。该股息在标准普尔500种股票中仍排名第三,成本约为每年150亿美元。
 
  伍兹也裁员了。到2022年,埃克森美孚将裁掉1.4万名员工和承包商。这将使其与雪佛龙公司、欧洲同行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一起加入大规模裁员队伍。与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公司表示将坚守石油和天然气产业不同,欧洲各大公司正在利用当前的危机削减股息,转向发展可再生能源。
 
  无论石油公司是否在碳捕获方面投入足够的资金,对该技术的需求都将增长。欧盟、中国、日本、韩国和英国都是已确定实现净零排放日期的主要经济体。生动经济学咨询公司(Vivid Economics)表示,到2050年,全球碳减排项目(包括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如植树造林)每年可带来高达1.4万亿美元的收入。在这一水平上,从空气中吸收碳的总收入将和当今石油和天然气产业的收入相匹配。
 
  碳捕获倡导者正将注意力集中在水泥和钢铁产业上。这些产业需要大量能源。而迄今为止,这些能源还没有廉价、清洁的替代品。一些人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国之外。一个从水泥厂捕获碳的挪威项目得到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荷兰壳牌集团和法国道达尔公司的支持。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2019年11月宣布,政府支持碳捕获CCS技术。埃克森美孚和壳牌也支持将二氧化碳埋入北海空气田荷兰波尔托斯项目地下。
 
  还有一批初创公司正在开发一种新型CCS技术:直接从空气中捕获。这些机器不是从发电厂或炼油厂的烟囱收集废气,而是从空气中抽出二氧化碳气体。如果直接从空气中捕获二氧化碳的技术以可再生能源为基础运行,它就能够提供碳负排放。
 
  瑞士公司Clmeworks已经拥有至少3个试验工厂,证明直接进行空气捕获可行。总部位于加拿大的碳工程有限公司正与西方石油公司合作,建造其第一座大型工厂。埃克森美孚正与一位前雇员创立的美国公司——全球恒温器有限责任公司合作部署直接空气捕获。埃克森美孚表示,它扩大了该领域的研究范围。但到目前为止,联合项目没有进行重大部署,但已经有了广告。
 
  没有人期望碳捕获会一夜之间席卷全球,至少对埃克森美孚的首席执行官来说是这样。早在3月份疫情蔓延,伍兹就警告投资者要有耐心:“转变一个庞大、复杂、资本密集型的全球体系——这个体系在人们的生活中发挥着令人难以置信的重要作用——需要时间。”

省区市分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各省会城市碳交易所,碳市场,碳平台)

华北【北京、天津、河北石家庄保定、山西太原、内蒙】东北【黑龙江哈尔滨、吉林长春、辽宁沈阳】 华中【湖北武汉、湖南长沙、河南郑州】
华东【上海、山东济南、江苏南京、安徽合肥、江西南昌、浙江温州、福建厦门】 华南【广东广州深圳、广西南宁、海南海口】【香港,澳门,台湾】
西北【陕西西安、甘肃兰州、宁夏银川、新疆乌鲁木齐、青海西宁】西南【重庆、四川成都、贵州贵阳、云南昆明、西藏拉萨】
关于我们|商务洽谈|广告服务|免责声明 |隐私权政策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批准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部 国家工商管理总局  指导单位:环境保护部 国家能源局 各地环境能源交易所
电话:13001194286
Copyright@2014 tanpaifang.com 中国碳排放交易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家工信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1044150号
中国碳交易QQ群: 6群碳交易—中国碳市场  5群中国碳排放交易网